请问1943年日军制造的侵华第二大惨案发生在哪里?能叙述下这段历史吗?

内容来源:红网问答
1943年5月9日至12日,日军在中国的一座小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同时也是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惨案,仅三天共杀害我国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1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

惨案发生后,震惊中外,成为中国抗日战争中的血泪记忆。

请问这1943年日军制造的侵华第二大惨案发生在哪里?能叙述下这段历史吗? 内容来源:红网问答
已邀请:

湖南省南县厂窖镇位于洞庭湖西北滨,三面临水,形如半岛。小镇扼洞庭湖西北水路要冲,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

  62年前,鱼米之乡的厂窖一度成为人间地狱。1943年5月9日至12日,日军在这座小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同时也是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惨案,仅三天共杀害我国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1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

厂窖惨案发生后,震惊中外,成为中国抗日战争中的血泪记忆。

  惨案幸存者全伯安:“几个日本兵双脚猛踩孕妇的肚皮,‘扑哧’一声,血淋淋的胎儿从下身滑了出来,日本兵用刺刀挑起胎儿取乐。”

  79岁的全伯安刚从花园里摘了10朵栀子花,清幽的香味弥漫着整个房间。老人身材清瘦,满脸皱纹,眼睛深陷,穿着一双白色的跑鞋,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很清晰地回忆起62年前的惨案。

  “1943年春天,厂窖的土地上种满了庄稼,有蚕豆、油菜、水稻、麦子……水稻秧苗刚好长到手掌那么长,乡亲们都在忙着扯秧。我喜欢秧苗在手中细嫩的感觉,喜欢嫩绿的秧苗从田里扯出来时的泥土气味,好香。”

  全伯安最初的回忆是诗意的,他沉醉在一个农民的朴素喜悦中。“我当时17岁,有一个很傻的梦想,梦想自己种田年年丰收,主人多给我一些粮食,家里的粮食积攒多了,再去买几亩地,娶个老婆,不给富人做牛做马了。”

  全伯安5岁开始讨米,不满10岁就做长工,没进过学堂。他说,“厂窖惨案”发生前,他根本不知道帝国主义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日本鬼子喜欢杀人取乐。

  5月9日清晨,天空阴沉沉地,气温反常地低,正在田里扯秧的全伯安抬起头来,看见一幅可怕的图景:厂窖街上火光冲天,燃烧的灰烬不停地落到他的脸上,田坎上跑来一群又一群失魂落魄的乡亲。

  乡亲们大声喊道:“全伯安,你怎么还不跑啊,日本鬼子来了,到处杀人放火。”

  “我赶忙放下农活,跟在乡亲们后面,加入了逃命的队伍,身上只穿了一件又烂又脏的棉衣。”

  此刻,全伯安的梦想破碎了,就像一个五光十色的肥皂泡在空中迸裂。

  “跑的时候,子弹时不时贴着耳朵飞过,落在水塘中,溅起很大的水花。我就象丢了魂魄一样,一边跑一边发抖。路边的池塘漂满了尸体。”

  一连4天,全伯安就在惊恐中度过,逃命成了他生活的唯一内容。“我没命的四处躲藏,苎麻地、草垛、水沟、灶台,全部都成了我的藏身之处,饿了,就麻着胆子摸到人家屋里寻找食物,吃几口冷饭就跑;困了,就躺在潮湿的苎麻地里歇一会儿。我连续4天没有合眼,有一晚在牛棚里睡,棉衣全是泥水,晚上冷得发抖。”

作为一个农民,全伯安在屠杀最疯狂的时候依然惦记着耕种的土地和庄稼。"屠杀第二天,我悄悄回到种的秧田附近,一看,全是尸体,尸体就象空中抛落的秧苗,横七竖八,有的仰天,有的蜷曲,有的倒插。"

4天的逃命生涯中,全伯安目睹了一幕幕人间惨剧。

“和我们一起逃命的有个孕妇,她后来跑不动,被日本鬼子抓了起来,几个日本兵把他踢翻,双脚猛踩孕妇的肚皮,‘扑哧’一声,血淋淋的胎儿从下身滑了出来,日本兵用刺刀挑起胎儿取乐。”

  “我躲在藕池河边的野地里,天上的飞机就象鸟群一样密,藕池河连绵400多米的船只被飞机炸得粉碎,碎片到处乱飞。藕池河水变成乌黑色,尸臭难闻,乌烟满天。”

  “日本兵把抓来的人用绳子系在汽艇后面,然后发动引擎,将人拖晕后,活活溺死。”

  “日军走后,我和幸存的乡亲们回到厂窖,天上没有鸟飞,街上的狗都不敢叫,尾巴夹得紧紧的,人们在街上相见,都是一副哭相,不说话,每家每户都有直接或者间接的亲人被杀害。我不敢走进那块流过血的秧田,甚至不敢再看一眼。我连续做了10多天的恶梦,总是梦见日本鬼子把我劈死在秧田里……”

1943年日军制造的侵华第二大惨案厂窖惨案,发生在湖南省南县厂窖镇。
1943年5月9日至12日,日军在南县厂窖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同时也是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惨案,仅三天共杀害我国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1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
日军发动“江南歼灭战”后,分多股兵力由湖北进犯湖南,从藕池附近、石首、华容、岳阳等地,向安乡、南县水陆进犯。同时配合天上飞机轰炸,最后在厂窖形成一个合围圈。当时,驻守华容、南县、安乡的国民党第73军等部主力1万多人奉命撤退准备西渡常德,以摆脱日军的围追堵截,刚到厂窖,便被逼入这个南北长10几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的狭长的半岛。被逼入这个半岛的,还有湘鄂两省随军涌来的2万多难民,其中包括一部分公务人员、学校师生等,加上当地居民2万余人,整个厂窖垸被包围的军民共有5万余人。一时间,军民不分,难民如潮,鸡飞狗窜,一片混乱。

风雨彩虹 - 喜欢转转麻将的阿姨

赞同来自: 笑傲江湖


1943年日军制造的侵华第二大惨案发生在:南县厂窖。1943年5月9日至12日,日军在这座小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同时也是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惨案,仅三天共杀害我国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1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
日军大屠杀的地域,包括现汉寿酉港以东,沅江草尾以北,南县肖公庙以西,以厂窖大垸为中心,方圆约百十里的地区。其中以现厂窖乡及其邻近地区受害最严重。3万多人在这场浩劫中遇难。

  据统计,长25华里的太白洲至龚家港沿河一带,被杀群众达6800多人;长7华里的瓦连堤一带,被杀群众3000多人,73户被杀绝,瓦连堤被称为“绝户堤”;甸安河一带,被杀群众3000多人;水固堤一带,被杀群众1500多人;连山垸一带被杀群众千人以上……

  厂窖垸甸安河一带(又名黑洲子),长仅5华里,宽约200余米,到处是沼泽泥潭,是阻隔东西交通的天然壕堑。5000多名国民党溃兵和难民试图从这里逃往汉寿时,被日军封锁包围、屠杀。尸体腐烂后,臭气熏天,几里之外还可闻到。从此当地人便把甸安河叫做“血水河”。

笑傲江湖

赞同来自: 风雨彩虹


1943年日军制造的侵华第二大惨案厂窖惨案,发生在湖南省南县厂窖镇。
厂窖,湖南洞庭湖边南县一个富庶的小镇,日军在这里制造了仅次于南京大屠杀的第二大惨案,创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三天,残暴的日军杀掉了3万多平民、已经放下武器的士兵,包括老人、婴儿、孕妇……
一直到今天,却没有一个犯下罪行的日本老兵前来谢罪。
这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赵远山

赞同来自:


厂窖惨案,二战期间日军在湖南省南县厂窖镇屠杀平民的惨案。1943年5月9日至12日,日军在这座小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同时也是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惨案,仅三天共杀害我国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1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

日军发动“江南歼灭战”后,分多股兵力由湖北进犯湖南,从藕池附近、石首、华容、岳阳等地,向安乡、南县水陆进犯。同时配合天上飞机轰炸,最后在厂窖形成一个合围圈。当时,驻守华容、南县、安乡的国民党第73军等部主力1万多人奉命撤退准备西渡常德,以摆脱日军的围追堵截,刚到厂窖,便被逼入这个南北长10几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的狭长的半岛。被逼入这个半岛的,还有湘鄂两省随军涌来的2万多难民,其中包括一部分公务人员、学校师生等,加上当地居民2万余人,整个厂窖垸被包围的军民共有5万余人。一时间,军民不分,难民如潮,鸡飞狗窜,一片混乱。

1943年5月9日至12日的三日间,灭绝人性的侵华日军在厂窖残酷杀害中国军民3万多人,摧残致伤3千余人,强奸妇女2千多人,烧毁房屋3千多间,炸沉、烧毁船只2500多艘,震惊中外!

现在被叫作“血水库”的黑洲子,在厂窖大垸西部,当时有五六千名难民逃到这里。1943年5月10日,日军飞机朝这里投弹扫射,步兵、骑兵往来冲杀,共杀害我同胞3000多人,鲜血染红了河水。

5月10日下午,瓦连堤的群众遭到日军追捕,60多个难民躲进了杨凤山屋场。日军将其中20多个妇女赶进一所民房,连人带房烧了个精光,又将30多个男人和小孩逐个捆绑成串,用刺刀押着,赶到附近水塘里,全部淹死。

瓦连堤边的肖家村27户人家共129人,被日寇全部杀光!如今,人们把这段堤叫作“绝户堤”。

农民毕成举的小孩不满两岁,被日军用刺刀挑起举着取乐。

农民肖长清眼有毛病,日军叫他带路,他说眼力不好,不能带路,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就用刀剜出他的双眼。
日本武装汽艇到处追杀水上船民,被堵截在厂窖20多里河线的2000只船,几乎全部烧光,船毁人亡,河上漂满了尸体。当时,厂窖正值洪水季节,日军将堤垸挖开几十处,大片青翠的禾苗被洪水淹没!日本侵略者的兽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summerley - 一个爱吃爱旅游的80后

赞同来自:


1943年日军制造的侵华第二大惨案厂窖惨案,发生在湖南省南县厂窖镇。

历史:1943年5月9日至12日,日军在南县厂窖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同时也是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惨案,仅三天共杀害我国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1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

日军发动“江南歼灭战”后,分多股兵力由湖北进犯湖南,从藕池附近、石首、华容、岳阳等地,向安乡、南县水陆进犯。同时配合天上飞机轰炸,最后在厂窖形成一个合围圈。当时,驻守华容、南县、安乡的国民党第73军等部主力1万多人奉命撤退准备西渡常德,以摆脱日军的围追堵截,刚到厂窖,便被逼入这个南北长10几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的狭长的半岛。被逼入这个半岛的,还有湘鄂两省随军涌来的2万多难民,其中包括一部分公务人员、学校师生等,加上当地居民2万余人,整个厂窖垸被包围的军民共有5万余人。一时间,军民不分,难民如潮,鸡飞狗窜,一片混乱。

1943年5月9日至12日的三日间,灭绝人性的侵华日军在厂窖残酷杀害中国军民3万多人,摧残致伤3千余人,强奸妇女2千多人,烧毁房屋3千多间,炸沉、烧毁船只2500多艘,震惊中外!

现在被叫作“血水库”的黑洲子,在厂窖大垸西部,当时有五六千名难民逃到这里。1943年5月10日,日军飞机朝这里投弹扫射,步兵、骑兵往来冲杀,共杀害我同胞3000多人,鲜血染红了河水。

5月10日下午,瓦连堤的群众遭到日军追捕,60多个难民躲进了杨凤山屋场。日军将其中20多个妇女赶进一所民房,连人带房烧了个精光,又将30多个男人和小孩逐个捆绑成串,用刺刀押着,赶到附近水塘里,全部淹死。瓦连堤边的肖家村27户人家共129人,被日寇全部杀光!如今,人们把这段堤叫作“绝户堤”。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