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文浩为什么起诉长沙“禁摩令”?法院是怎么判决的?谁输了?

内容来源:红网问答
记得有一个叫杨文浩的人,曾经在岳麓区人民法院把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给告了,原因很简单,就是他对长沙的“禁摩令”很不服。交警支队长徐波跃站在被告席,不知道以前有没有发生过,但我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事。我相信,原被告双方都不容易,都需要勇气,而且很多时候做很多事都是情不由己啊!这,我想问问,杨文浩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起诉了长沙“禁摩令”?法院最后是怎么判决的? 内容来源:红网问答
已邀请:

钟薇妍

赞同来自: 石贺静


2009年,长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发布《关于市区部分区域道路禁止摩托车通行的通告》(以下简称“禁摩通告”),宣布市区禁摩。

杨文浩对其指定“禁摩通告”所必备的前提条件有所质疑,在未能得到有效答复之后,根据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2015年5月7日,杨文浩一纸诉状将长沙交警支队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长沙交警支队履行政府信息公开的法定义务与职责。

杨文浩的反禁摩行政诉讼一审判决结果:

1.png


2.png


3.png


4.png


5.png


6.png


7.png


8.png


9.png


10.png


11.png


12.png


14.png


15.png

杨文浩

赞同来自: 杨潇


谢谢关注!纠正个事情,一审开庭交警支队长徐波跃并没站在被告席,而是交警支队秩序科与法制科以及支队一个副队长出庭,根据长沙市有关规定,同一部门年内出现五次行政诉讼,一把手必须出庭至少一次。

一审判我败诉,目前在中院上诉在等待通知开庭日期。

上次在红网发了篇贴没通过,这次顺便再发一次。

一件小事看人民法院是否对得起“人民”这两个字。

2015年8月13日,我去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办理上诉长沙交警队违法禁摩的事项,本人交通工具是摩托车,骑行至法院大门口,门口电动门关闭仅留一米通道。当我正准备进去的时候,门口保安拦住了我,说这个大门不能进,我问为什么,保安答有规定不能进。这时旁边正好有人骑电动车进去了,我问为什么这个人不也骑进去了吗?保安告诉我那是工作人员,过来法院办事的必须走南门。

南门电动门是开的,我刚骑进去,保安叫住我说人可以进去,摩托车不能进。我问为什么?保安告诉我这是规定,所有当事人的车都不能进去。我讲法院是人民群众设置的为人民提供诉讼公共服务的地方,包括建造法院的资金、法院工作人员的工资都是财政拨款,也就是人民群众的税金提供的,我去省政府、市政府不管骑摩托车还是开汽车都没有人可以进车不能进的规定,保安讲这是法院的规定。我讲法院院里面停了不少车,而且并不是没有车位,你拿出法院的规定出来,如果是写来法院办事的人能进车不能进,我就不跟你争执了。这时来了过年纪梢大点的保安说不是不能进,你先骑摩托车出去,到旁边有个小门做安监。我照办,刚骑出门,保安立即把电动门关上说,做了安监人进来车放外面。我当即很气愤,认为保安欺骗了我。我做完安监后说,要投诉法院保安。法院门口接待的一个法警告诉我先去办完事再去投诉可以找纪检。我交完诉讼费去找纪检,有人告诉我先去3楼登记预约,我去了3楼,守门的保安讲找纪检要去信访办预约,我问信访办在哪,保安告诉我在出法院门左转走50米的一个小门里,我又去了信访办说要投诉,信访办说这事情还得去法院门口旁边的小屋子里找前台服务人员预约,我又返回法院门口找前台登记的人员,我把情况讲了一下,前台给我接通了纪检电话,纪检讲只接待投诉法官的事情,这事不归纪检管,然后我问前台保安哪个部门管理,前台讲可能是办公室。我又让前台接通了办公室,当时是一个姓洪的接的,他讲法院所有当事人的车都不能进去,又不是针对你一个人,他讲我们自己的车都没地方停。我讲法院不是给人民服务的地方吗,你现在并不是没有车位,如果不给来办事的人民群众停车你拿出规定出来。他拿不出来,然后又说我这是物业公司,你要找人投诉你去找法院的人吧。然后,我问前台接待我要找院长投诉,前台讲院长要预约,我这没有院长电话,要不你就去找信访办吧。这样,折腾近1个小时,硬是又回到了原点,投诉过程象感觉进入了迷宫,正常理性的人只有选择放弃的可能。

我只所以会还想写这封信,是想告诉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你知道“人民法院”这称呼的意义吗?人民满怀希望来办理诉讼业务,因为法院代表了“公平、正义”,但简单这样一个停车的小事再加整个投诉折腾的过程就揭穿了“人民法院”虚伪的本质,在这样的法院打官司,连起码停个车的权益都被剥夺了,还能奢求法院能做到“公平、正义”?这样的法院能得到人民的信任吗?不过,这不是去饭店吃饭,服务不好我大不了换一家,但是法院我能换吗?

我别无选择,因为我没钱移民,为了自己以及我儿子长大以后生活在一个有尊严的法制国家,我愿意去做看起来不切实际如同螳臂挡车的事情。最后,我想请问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你们是哪股力量在支撑让你们如此傲慢,你们配称做“人民法院”吗?

杨文浩

赞同来自: 石贺静


谢谢关注!目前在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中,在等候开庭通知。另外,一审交警支队长徐波跃并没站在被告席,而是由交警秩序科与法制科2人与支队副队长出庭。根据市相关相关规定,一年内5次行政诉讼,部门一把手必须出庭至少一次。

争取公民的合法权益需要大家共同参与,此事不仅仅涉及禁摩是否合法,行政权力的滥用影响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当前环境缺乏对公权力的实质性监督,依法治国是否空谈我们拭目以待。

耿洋洋

赞同来自:


事件起因:

2009年,长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发布《关于市区部分区域道路禁止摩托车通行的通告》(以下简称“禁摩通告”),宣布市区禁摩。

杨文浩对其指定“禁摩通告”所必备的前提条件有所质疑,在未能得到有效答复之后,根据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2015年5月7日,杨文浩一纸诉状将长沙交警支队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长沙交警支队履行政府信息公开的法定义务与职责。

庭审过程:

杨文浩作为原告,首先提出了要求长沙交警支队公开信息。

1、长沙市区哪条道路出现何种状况,车流在哪个时段或任何时段,达到怎样的峰值,则必须要禁摩?

2、在2003年开始在部分路段至2009年起在整个市区实行禁摩这样的重大行政决策,具体是长沙交警哪个部门哪些人员,经过多长时间在市区哪些范围内收集了多少样本,是否组织政府多个部门与相关专家学者探讨论证过多少次,请公开该经办人员原始的调查统计数据分析研究资料以及重大行政决策前交警部门组织的专家学者对该调查统计数据的论证会议纪要,公开专家签字的书面论证意见。

长沙交警支队则声称这个具体调研过的,数据是有的。当法官询问,是否可以拿出相关数据的书面文件或电脑文件,交警方则称过了那么久了,资料也肯定没了。

接下来就长沙禁摩文件《关于市区部分区域道路禁止摩托车通行的通告》展开辩论,对于此文件存在的合法性,以及法律依据提出质疑,依照长沙市规范性文件管理办法,此文件于2009年施行,有效期为5年,则2014年已失效,即使不失效那么他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长沙交警支队的回复:如果根据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章第三十九条或者是《长沙市城市道路车辆通行若干规定》第五条,那么长沙交警支队必须满足法律法规授权的前提条件---即制定“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采用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分阶次的具体化的交通管理控制规则,并公开。

那么就又回到了诉讼的起因,要求公开的内容未公开,交警拿不出禁摩的依据。其中还有交警声称摩托车,小汽车,公交车,对道路的使用率是1:1:2,而承载的运输效率是1:5:80。

判决结果:

判决结果是驳回了杨文浩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杨文浩承担。但是杨文浩不服本判决,打算继续上诉。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